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交谊舞进湖大子弟中学课堂,当时是石破天惊的

2019-12-29 1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 评论: 0|来自: 潇湘晨报

    我读中学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长沙没有四大名校概念。除了几个生源不佳的学校外,其他都是好学校。在如今大家都注重名校的年月,我仍然为自己曾在岳麓山下的湖大子弟中学(现湖大附中)读书而感到骄傲。湖大子弟中学1970年春创办,原校址在湖大东楼。1973年春,在枫林村建校舍。学生来源绝大部分是湖大子弟,当年的教职工大多有两三个子女,生源充足。待我读书时,中学部已搬到了枫林村现址——岳麓山公园南大门南侧。                       文、供图/胡滔滔2019年12月29日潇湘晨报

    招惹岳麓山守门人问我们要门票

    湖大子弟中学旁是岳麓山公园管理处。我读书时,岳麓山公园与学校尚未用铁栏杆隔离,有时我们可以直接从二楼阳台跳到学校外,到山中游玩。学校位于山窝中,北侧坡上就是岳麓山主游道,虽有树林相隔,但那边大动静还是略知一二的。如听到车队行驶,便知有大人物到访,随后便有同学告知所见所闻。那时当红演员杨在葆和刘晓庆在山林中拍故事片《原野》,大家都知道,无奈不能逃课前去围观,那时追星还不算太疯狂。也有可能我对杨在葆和刘晓庆没那么迷,如果是《牧马人》主演朱时茂、丛珊来拍戏,我说不定会逃课去看。

    学校北侧那条上坡到岳麓南大门的小路,是我们住在岳麓书院以北所有子弟上学的必经之路。像我住在友谊村,要经过二院、过书院、走静一斋、上友谊斋,进入公园的南门,就从这条小路下行到学校。

    这个时候公园已收门票,经验老到的守门人根本不搭理我们,他们分辨得出游客与学生。有时我们也不太安分,待几个同学齐走时,便故意互相用普通话或宁乡话交谈,并表演出新奇的样子,招惹得守门人问我们要门票。结果是大家一片哄笑,当然对方的“长沙骂”也已脱口而出,这不打紧,我们一溜烟往小路奔走了。待下次换了守门票的人或过了两三个月,便又故伎重演。如今回想,这种撩拨实在是低端无趣,那也许只是青春的热情飞扬之外的一种躁动和无聊吧。

    小路旁不远处兀立一巨石,当年觉得它比山上的飞来石更像飞来石,那是我们常年“盘踞”的地方,爬上巨石坐一坐,同学间“侃大山”。没有饮料,没有茶,有的只是年少轻狂。后来,这条小路被铁门封住,便无人走了。路面上积满了陈年树叶,巨石依然孤立路旁林中。铁门那边青春飞扬,书声琅琅。小路上方人流如织、幸福安详。很多年后我间或去走一走,缅怀一下已成云烟的过往。我仿佛感觉那块巨石如同一位年迈的老人送走一批又一批湖大附中的学子,又在静静地等待,等待他们回来。

    

    在体育课堂跳交谊舞,开始大家还颇难为情

    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学校里男女同学之间互动是会被取笑的。初中三年我很少与女同学讲话,到了高中这种状况稍有改变。高一时,学校的体育老师陈小曼率先提出交谊舞进中学生体育课堂,并在全市中学推广,这在当时是石破天惊的举动。那时男女同学间讲话都不好意思,更何况还要手牵手跳舞。那时全校还只有一位男老师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穿西装的,还被师生认为是怪怪的。同学们在体育课跳交谊舞刚开始还颇难为情,步履也笨拙。这种集体交谊舞,不光跳舞两人舞步要配合,而且集体队形还要变化,难度不小,再加上心理障碍,配合得并不默契,不时可听到舞伴互相的埋怨声。

    当然跳交谊舞并没有高科技的内容,熟能生巧,时间一长,练得多了,大家也都自然放松,舞步轻盈了。这个时候,不少同学又显露调皮的一面,身材高大的男同学便故意把手抬起很高,牵着身材娇小的女同学起舞,迫使得女同学踮起脚跟随,难免踉跄。舞伴间手臂搭“桥”,当另一对穿行时故意放低手臂,又逼得人家压低身姿艰难穿行。虽然玩笑,但我们班是练得最好的,新中国成立35周年庆祝活动上,全班还到湖大大操坪上表演了一番。关于交谊集体舞进课堂,我还特意写了一篇稿件投给了市里的广播电台。我们那位第一个敢穿西装的语文老师此时正好调到电台工作,觉得很有新闻价值,当即就播发了。

    

    拜水彩画大家为师,因随性失之交臂

    我从小爱画画。小学到中学,无论是班级还是学校,我都是出黑板报的中坚力量,但从未担任过宣传委员。

    热情的同学妈妈胡阿姨,知道我的爱好,推荐她图书馆从事绘画工作的同事收我为徒。那位青年满口应允,而我因为懒惰随性,从没想过要在绘画上有什么建树,结果失之交臂。那位青年没有在意,继续在画坛上默默耕耘。我虽没有拜师,但那位青年的名字我是记忆在心。几十年后,那位叫“陈飞虎”的青年成为我国著名的水彩画大家,而我却偏隅于岳麓山林之中,虚度半百光阴。

    高二时,我参加长沙市首届中学生书法美术摄影展比赛,荣获了国画二等奖。同校一位柳姓女同学获了摄影二等奖,她是著名建筑大师柳士英先生的小孙女。获奖后,老师通知我到当时的东区青少年宫领奖,因为班上同学约好到株洲春游,我便跟老师提出让柳同学帮我代领,可老师告诉我柳同学已转学,反需要我代领。这次领的奖品是一个调色盒和一方砚台,估计看到我是画国画的,所以有针对性地设置奖品。

    学校对我也进行了奖励,现金6元。而且还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表彰,并发放奖金。当时近千名学生坐在学校操坪上,老师点我名上台领奖,我从人群中急匆匆走向主席台。我是个生性腼腆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不好意思,上台领奖后,欲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哪知刚往下一坐,我的椅子便被后面的同学抽掉,结果扎扎实实地坐到了地上,狼狈不堪,全场哗然。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后来告诉我,是因为我平时小心谨慎,难有机会被偷袭,这次趁我得意之时,放松警惕,便作“恶”成功。这件事至今仍被同学津津有味地回忆。如今,有时路过母校,看到年幼的师弟师妹们列坐操坪,青春洋溢,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我们,只是不知道他们玩不玩这样的恶作剧。

    学校如今加层扩大不少,但跟一些名校相比,这里楼不高,场地不宽,班级也不多。但岳麓山下的这个山窝窝,会跟以前一样源源不断飞出更多的“金凤凰”。我也常常很自豪地跟别人说,我是湖南大学子弟中学的学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4-2 07:58 , Processed in 0.10308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