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抛石子的童年游戏,练就农家孩子的一双巧手

2019-12-22 16: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 评论: 0|来自: 潇湘晨报

    在昔日的乡间,抛石子是广泛流传的一种儿童游戏。

    烂碗底材质的道具最好,但打磨也麻烦

    抛石子的道具除了石子,还有酸枣骨、瓦片和碗底等。酸枣树是老家的常见树种,孩子们吃完酸枣总会把酸枣骨留下来,晒干后作为抛石子的道具。不过,酸枣骨太轻,手感不好。石子是乡间最常见的,村子后面就是山,沟沟壑壑里尽是石头堆,随便在一大堆碎石头里扒拉几下,就能找到自己满意的小石子,而且大小均匀,外表光滑,玩起来很顺手。

    小石子有一个弱点就是太重,抛起来费力,玩的时候容易累。印象中,玩抛石子我最常用的道具就是用瓦片和烂碗底磨制而成的。其中烂碗底材质的道具最好,但打磨也麻烦。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时常跑到土沟里找寻烂碗底,用石头将其砸成拇指大小。由于碗底特别坚硬,砸起来很是费力和小心,如果砸偏了容易伤到手指,鲜血直流。打磨也是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我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在石板上反复摩擦,直至将周边毛糙的地方磨平,没有棱角,抓着不硌手,一副满意的抛石子游戏道具就诞生了。

    抛石子不外乎抛、抓、接“老三样”

    过去在乡下,玩抛石子通常都是七个或者

    五个石子,以五个居多。玩法和规矩多种多样,或简单或复杂,但动作不外乎抛、抓、接“老三样”,很能培养手指灵活性和手眼、手脑的协调性。玩的时候,两个小伙伴席地而坐,先决出先后顺序。每人手里五个石子,先“品”石子,再“接”石子,后“叨”石子,到最后谁叨到手里的石子多,谁就是胜家,也就拥有了第一个出场的机会。所谓“品”石子,就是把五个石子抓在手心里,然后高高抛起,迅疾翻过手心用手背稳稳接住;所谓“接”石子,即是把手背上的几个石子高高抛起,翻手用手心接住;所谓“叨”石子,即是把手背上的石子高高抛起,无须翻手,直接在空中把石子抓到手心里。

    胜者先出,先把五个石子“品”在手背上,高高抛到空中,然后迅速翻转手掌接住其中一个,剩下的四个落在地上。所接的这个石子俗称“马头”,只准接住一个,多了就自动退出游戏。接下来,将“马头”抛向空中,趁它没落下前,迅速用手抓起地上一个石子,再把“马头”接入手中。把手里的两个石子放下一个,再去抓另外一个。如此反复四次,每次抓一个,直到把地上的四个石子全部抓起来,才算过了第一关。

    抛石子游戏也有着极其严格甚至苛刻的规矩,每次只能抓一个,多者无效。抓住地上一个石子的瞬间还要稳稳接住“马头”,否则就要淘汰出局。地上的石子每次可任意选一,但每次以不碰动地上其他石子为准,若碰着即为犯规。第二关的技术难度更大,两次抓完,每次把“马头”抛向空中的同时要在地上抓起两个石子,但不能碰到其他两个。第三关对手指的灵活性要求更高,虽然也是两次抓完,但第一次只抓一个,第二次却要同时抓起三个,难度系数增加了不少。第四关最能展示孩童们高超的技艺,一次性把地上的四个石子全部抓起,最具挑战性。

    抛石子看似是简单平常的小游戏,其实也讲究技巧,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和手眼脑默契配合。那些抛石子的高手往往一开始就琢磨“妙招”,比如在撒石子时有意把石子撒开一点,避免几个石子相互拥挤,抓这个时碰到那个。但又不能撒得太散,否则距离太远很难一把抓住四个石子后再接住抛出去的“马头”。

    女孩抛石子动作优美,且常是边抓边唱

    春暖花开,是孩子们抛石子的最好时节。那时,老家小学校园几乎都是泥土地,一棵棵茂密高大的树木遍布四周,树下的地面光滑平整,且有浓密的荫凉,是抛石子的绝佳场所。虽然课间十分钟,但贪玩的我们也充分利用,绝不放过。随便找个地方,两人席地对坐,从衣兜里掏出石子道具美美地玩起来,只等着上课铃一响便飞快跑进教室去。下午放学后是孩子们最兴奋惬意的时光,村头田间,河畔堤坡,常常有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围坐一起,聚精会神地抛石子。有时候因为一丁点争执互不相让,吵得脸红脖子粗,但过不了三五分钟彼此不和便烟消云散。

    和男孩不同,女孩们抛石子的动作很优美,且时常是一边抓一边唱。她们灵巧的手上下翻飞,婀娜的身体前俯后仰,更伴以或清丽或尖声细嗓的歌唱,生动非常,真可谓乡间一景。春和景明的日子里,孩子们玩抛石子玩得兴致勃勃,天昏地暗。直到天色渐暗看不清地上的石子了,而此时家长们站在村口扯着嗓子喊孩子回家吃饭,我们才依依不舍地从地上捡起书包离去。

    由于玩抛石子时,手指一次次划过坚硬的地面,几个手指头总是跟地面反复摩擦,弄得指甲连接处都是翻起的倒刺,泛着血丝,一碰到东西生疼。孩子们都不在乎,等到下次玩抛石子之前,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甲紧紧掐住猛往外拽,要不就是用牙咬住一用力,就把刀尖刺连根拔除,根本不用剪子剪。还有就是,衣兜里整天装着呼呼啦啦的石子,久而久之便磨出了洞,被母亲发现后免不了遭到一番责怪,一再告诫我衣服要爱惜,不能当“败家子”。可是虽然母亲的嘴都磨薄了,我仍然是玩性难改,母亲熬夜在煤油灯下为我精心缝补的衣兜,过不了几天又被石子磨出了洞……文/梁永刚2019年11月17日潇湘晨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4-2 08:50 , Processed in 0.06267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