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清末民初的长沙 最“潮”的是看戏

2018-1-28 09: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06| 评论: 0|原作者: 甚之|来自: 长沙晚报

甚之

  清末民初,长沙最“潮”的娱乐方式就是看戏。那时,逢年过节都会举办各种庙会,只要有演出,显贵名流和老百姓都会蜂拥而至。王闿运《湘绮楼日记》里就说:“前时省城,唯善化城隍祠戏最多,今乃歇绝,而火祠(即火宫殿)日日有戏,亦风气之变迁也……余过雷神祠看夜戏,灯火甚盛,月映春林,有繁华之色。”

  湘剧是湖南地方大戏剧种之一,流行在湘东南一带,最为长沙老百姓所喜爱。那时,长沙最大的湘剧院,是湖南士绅叶德辉等创立的同春园,演职员一度达到300多人,可说是荟萃湘剧精英于一堂,蔚为大观。其戏台悬联云:“同此一乐;春色十分。”又云:“同声歌绛树;春色望青葱。”叶德辉死后,同春园解体分支,原同春园前台账房黄谷春创办了湘春园,成为长沙湘剧业巨擘。

  湘剧的兴盛培养了一批忠实的票友。1935年夏,戏剧家田汉到上海百代唱片公司交涉,要求百代来长沙录制一批湘剧唱片。当时,百代公司的人还不知有湘剧这个剧种,经田汉的再三推介,才答应来长沙。田汉马上写信告诉他的亲戚、长沙《市民日报》的总编辑蒋寿世。蒋是一个著名的湘剧票友,几乎每天都要到远东湘剧院看戏。

  录制唱片在其时是一种很“潮”的事情,但长沙却没有一处隔音建筑,蒋寿世只好借用几间钢骨水泥的房屋。百代公司的制片机器笨重,用很大的木箱装置,蜡盘比方桌还大,机器安置在青年会之后,又用厚麻布袋密缝成帘,紧闭门窗,作为隔音设备勉强凑合。由于天气炎热,录音室密不透风,唱制一个蜡盘,就要打开门窗换空气,新声票社社长曹运钧等演职人员无不汗流浃背,然而,没有一人退却,个个乐此不疲。

  清朝光绪年间,电影进长沙。1927年至1937年是长沙电影业的兴盛时期。这一时期,坡子街的乐乐电影院、箭道巷的霞光电影院、白马巷的明星电影院、连升街的明明电影院、东茅巷的乐天电影院、铜铺街江西会馆的维多利电影院等相继开设。如雨后春笋般遍于城中。1932年10月,中山东路国货陈列馆建成,后面设剧场,名为银宫电影院,专门放映国产有声电影,由于它设备堂皇,座位舒适,所以业务极佳。同时,长沙南门的万国、民乐、新舞台等戏院,也经常放映电影。《江湖奇侠传》《火烧红莲寺》等影片在长沙盛传一时,深受市民欢迎。 

  抗战期间,长沙电影业陷于低谷。胜利后,又一度繁荣。黄兴中路有银星电影院、国泰电影院,宝南街有远东电影院,顺星桥有蟾宫电影院。这一阶段美国好莱坞电影主导市场,《出水笑蓉》等影片的广告满街触目,电影已成为长沙市民娱乐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长沙最早的话剧演出始于1913年,组织者是中国话剧史上的卓越人物欧阳予倩。他是长沙浏阳人,祖父为谭嗣同的老师、湖南近代著名学者欧阳中鹊。欧阳予倩幼年时就沉迷于家乡的地方戏曲,1913年,他特地到长沙演出,并组织了话剧团体“文社”。这是长沙历史上第一次话剧演出,给市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因为演出内容倾向进步,被军阀汤芗铭强令解散。欧阳予倩被迫返回上海,继续以“春柳社”名义演出话剧。1916年,欧阳予倩在上海开始京剧演员生涯,技艺达到“会、通、精、化”的境地。曾与梅兰芳会演于南通,早有“南欧北梅”之誉,至今南通仍有“梅欧阁”。 而如今,欧阳予倩大剧院的演出同样精彩纷呈。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5-26 21:36 , Processed in 0.0642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