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长沙在民国时期的公园梦

2020-9-16 16: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 评论: 0|原作者: 杨锡贵

   今天的长沙市不仅有许多环境幽美、设施高雅的大公园,亦有数量众多的小型社区公园,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处所,可以尽情地满足身心接近自然的需求与渴望。近代城市公园是欧风美雨产物,同时也是市政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清末民国初,当全国许多城市相继拥有了自己的公园时,长沙也曾为了实现自己的公园梦苦苦求索,历经了许多艰难与曲折。

    一、梦从何来:欧风美雨的影响

    人类造园的历史悠久,从古埃及园林的出现,至今已有5000多年;种类亦实繁有徒,大体包括王室宫苑、官家园林以及私家花园,因只对少数特定人群开放,都不是近代意义上的城市公园(Public Park)。

    根据比较权威的说法,城市公园是指向公众提供浏览、休憩、娱乐的城市公共绿地,包括综合性公园、动物园、植物园、儿童乐园、居住区游园等,其景观面貌是一座城市整体文化修养和精神文明水平高低的标志。这一定义域下的城市公园,最先出现于1843年的英国利物浦,该市动用税收改造了公众可免费使用的伯肯海德公园,标志着近代城市公园的正式诞生。现代意义上名符其实的城市公园,始于1858年建立的美国纽约中央公园,这是经过专业设计、专门供公众游览的近代公园,此后欧美掀起了一场公园建造运动。

    近代中国被迫打开国门后,外国人开始在上海、天津等地租界建立一些专供他们享用的公园,其中1868年在上海黄浦江边建立的公花园(即现在的黄浦公园),是外国人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公园。随后,媒体相继出现一些关于公园方的报道以及刊载游览香港和外国公园的诗作等。产生于欧美的近代城市公园就是这样传入中华大地的。

    1906年,清政府派遣的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回国,除明确提出可以实行君主立宪外,并认为各国“导民善法”亦值得学习。考察政治大臣端方、戴鸿慈于1013日奏称,每至各国都会繁盛之区,必有专为导民而设的悠游休息之地,如图书馆、博物院、万牲园、公园等,无不具有深心,法良意美,建议次第举行。过了三天,即奉有“该部知道”之旨。民政部随即研究决定,由京中巡警部“通咨各省,从速兴办”。最先行动起来的是湖北,湖广总督张之洞接此公文后,即于黄坡择地筹议建设。其实在此之前的1905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就已经决定于“武胜门外,觅地建一公园,其中罗列各种动植物,以开各人智识”,并拟将农业学堂试验场设于公园内。但当时各地对此并不积极,以致清廷民政部不得不再次通告催促,要求“迅速筹设博物院、万牲园、公家花园三项,以期开民智而利民生,仍将一切办法,咨复本部,用备考核”。

    因此,近代城市公园作为城市中的公益性基础设施,是工业革命和城市化的产物,首先在欧美国家兴起;随着列强在中国开辟租界建立专供享用的公园,这一新生事物传入后被逐渐接受;清政府考察各国宪政大臣看到各国都会繁盛之区均设有图书馆、博物院、万牲园、公园等专供市民悠游休息场所,认为这一导民善法特别值得学习效仿,上奏朝廷,建议从速兴办,近代城市公园遂被纳入我国市政建设,成为市政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梦中公园:实施计划与远景规划

    

    近代湖南的市政建设起步比较晚,长沙市政建设在全省虽然比其他城市开展得早一些,但也到了清光绪末年。近代长沙最早的市政建设机构是清末为应对长沙自开商埠而设立的商埠马路工程处,仅限于商埠区马路工程建设方面的工作。至1920年6月,长沙市政厅成立,始有负责市区建设的专门管理机构,时任市政厅长石陶钧曾发布《长沙筹备市政说明书》,提出“以水给市民”“以火给市民”“以交通给市民”的三大市政先决事项,但公园建设尚未纳入其中。是年12月,长沙市政厅改为长沙市政公所,黄一欧出任第一任总理,主持编制了《长沙市政计划书》,据称此计划书中亦未提到公园建设问题。

    由此可知,清末民初的湖南以及长沙于城市公园建设并未提到市政建设的议事日程上来。其原因应与时局的动荡不安和政局的频繁变动有着重大的关系,在民国成立后的八九年时间里,由于居南北要冲的特殊战略地位与战略价值,南北双方势力在湖南争夺十分激烈,在长沙的湖南都督(督军、省长、联军总司令)先后更易九次,作为全省政治中心的长沙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在极度动荡的局势下,真正意义上的市政建设无从谈起,作为市政建设重要组成部分的城市公园建设更是难以提上议事日程。

    20世纪20-30年代,长沙出现了一个相对较为安定的时期,市政建设开始缓慢起步。此一时期,受平等、博爱、天下为公和田园城市思想的影响,我国出现了一个兴筑公园的潮流,如广州越秀公园、汉口市府公园、北京中央公园、南京玄武公园等相继建成,它们或利用原有风景名胜、古典园林进行整理改建,或参照欧洲公园风格扩建新辟。受此影响,长沙的公园建造也开始纳入了市政建设的议事日程。

    目前所见到的长沙公园建造计划,出现在1928年长沙市筹备处制定的《长沙市政计划大纲》之中,该大纲拟定30余处市政项目,其中与公园有关的四项,包括完成早已启动建设的天心阁公园,同时计划筹建市公园、江畔公园、市区其他公园。为落实市政计划大纲,筹备处制定了《长沙市政计划实施程序》,规定分两期完成市政计划。其中完成天心阁公园建设被列入第一期第二项工程,“查天心阁公园,十七年度仅完成一部分,内中设备欠周,市民多不满意,且市区以内并无其他公园可供民众游览,应于十八年度(1929年)先将天心阁公园内其他部分完成”。其他三个需要筹备建设的公园被列入第二期即民国十九年度(1930)实施计划,在新市区将建造两大公园:“一、筹设市公园。旧市区内号称公园者仅有一天心阁,设备既欠完全,风景亦培植,新市区划定以后,即应于适中地点筹建市公园,既可焕发市民精神,亦可培植绿面积。二、筹设江畔公园。沿河马路修成之后,沿河一带无公共娱乐地点以供民众游览,实一大缺点,应于江畔沿江建筑公园,即长沙沿河一带自新河至镇角码头一段,宽110尺,以70尺为车马道,20尺为人行道,余30尺为江畔公园。1930年,湖南省建设厅又核定了《长沙新市区增改计划》,共列有九项,其中第一、四、七项分别为多加马路交叉公园、酌设河岸公园、开辟水陆洲公园,均属于公园建造计划。

    后又进一步完善规划,决定在新市区内建造四个公园,阎家湖一带建立市东公园在雨花亭、天心公园等处建立市南公园,在湖南大学之后就岳麓山天然风景建造市西公园,在丝茅村一带建立市北公园。

    另有关注长沙市政的学者提出,长沙应建设大公园,其理由和原则性建议是:“长沙市的地位,虽有常德、益阳、湘潭等城市分占其经济势力,然比怀宁(安庆)之在安徽有芜湖、蚌埠分占其优点来得不同,怀宁之与长沙相差在数十倍以上,即就政治观点而论亦固如此。究竟长沙市在内地是一个进化的城市,市民之勤劳,生活之朴实,比较上是值得赞颂的。若谈到市政上的娱乐事业,则实在是一件落伍的政治,为就其缺点而言,长沙一市仅有三数处私人花园开放,任人游览,但在城市之外,不易收公园之效力,实际上即等于无公园,故公园建设在长沙市政亟为重要,兹列举大公园设计要点如次:1.市面积扩大,西部包括水陆洲及岳麓山之东南面。2.由水陆洲西之河岸达麓山各部划为公园区。3.公园区内除原有学校外,并可另划一部分为小学实验区、园林住宅区等。4.所划公园区内土地以价收归市有,以后择一部分卖出。5.筹设区内交通工具,专立湘河水渡,由公园设渡头,以供游人之用(免费或取费)。6.整理旧有林园,开辟平地花园,建筑亭榭休息地。7.区内之附设娱乐场所,如运动、影戏、图书室、饮食店,均归公园经营或管理。8.其他。上述数点,仅列举原则一部,关系重要者,如拟详细计划,必先有详细调查,各方面之考察,方可适用,若仅就长沙市民之数量,以其需要,不得不有大公园之设备。

    根据以上实施计划和远景规划,民国时期长沙在建和拟建的公园,名目甚多,除天心阁公园、市公园、水陆洲公园、市东公园、市北公园外,其他均名异而实同,如江畔公园与河岸公园,市西公园与大公园,马路交叉公园与市区其他公园,就其位置和范围而言,似无太大差别。

    

    三、难圆的梦想:市政建设热潮中的长沙公园建设

    

    20世纪20-30年代,长沙曾制定雄心勃勃的市政计划,推出过一系列市政工程如马路工程(分为南段马路、中山马路、沿河马路工程)、天心阁公园工程、御沟工程、新市区调查测量工程、菜场公厕工程等,掀起了一个市政建设的热潮,但成效并不十分理想。长沙公园建设规划在这场市政建设热潮中亦得以部分实施,但实际建成并投入使用的仅有城南的天心阁公园和靠中山路南边的路旁公园,其他或半途而废,或仍为纸上蓝图。

    1.建成完工的公园

    (1)天心阁公园

    天心阁公园,后改称天心公园,系就天心阁故址并划定附近旷野一带开辟为公园,在阁楼修葺后,从阁下蔡公坟起顺着山脊经燕子窝、老龙潭,越妙高峰通向大椿桥,修筑一条游路

    受全国各大城市公园兴筑潮流的影响,在湖南和长沙的众多社会名流的大力呼吁下,1924年,时赵恒惕领导的湖南省政府决定将天心阁改造为公园。825日,长沙《大公报》称:“南城天心阁为吾湘名胜之地,故曹总理此次查定马路线,绕至阁外。省政府亦为保全古迹起见,拟辟为湖南省公园,并委张孝准为筹备主任。闻张君昨已至市政公所,查明该阁基地若干,现为何人租赁,市产科已一一答复云。”由此可知,最初的天心阁公园是由作为湖南省公园来建设的。

    张孝准(字韵农,长沙人)时又任湘省水灾筹赈会坐办,天心阁公园工程改由省警察厅厅长刘武督饬实施。民国一份期刊称:“天心阁为长沙名胜之一,现省长令改造公园,已拨款一万元,饬令省会警察厅督饬修改,现正积极进行。惟该区域太窄,对于工程一切,不便敷设,已由警厅将阁原有城墙内外地基,从宽圈入,酌予收买,市政公所已派人前往勘定,并将该处马路设法移改城外矣。

    天心阁公园前后分三期建设完成。

    第一期工程(1924-1928),先是将原天心阁之旁加增东、西二阁,合而为三,耗资五六千元。鲁岱对经其手建成的天心阁,曾用如下文字进行过述:“三阁鼎矗立天空,别有一番新气象。阁之南、北两端,以旧城垣为引道嵌石磴,左右护以白石栏杆,拾阶而登,职陟高冈,清风徐来,飘飘有羽化登仙之概,更上层楼,视野辽阔,田畴屋宇,洲渚林峦,大自然风光,尽收眼底。1928年,加建事务室及杂屋数座,另于阁之前后植以树花等物


    第二期工程(1929),建筑动物园,中西餐馆各一,及喷水池、网球场、停车场等,并修理东西城的路面和游路上的天心、望麓、妙高等亭台及桥梁,又建国耻纪念亭

    据邹欠白编著并于1934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9-20 21:49 , Processed in 0.08479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