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传神写照 迁想妙得——唐长沙窑青釉褐彩“七贤人物”诗词罐

2019-8-16 16: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 评论: 0|来自: 长沙晚报

名称:唐长沙窑青釉褐彩“竹林七贤”人物图诗文瓷罐  

时代:唐代   

级别:一级  

尺寸:高17厘米 口径13.5厘米 腹径18厘米  

来源:1983年长沙市望城县书堂乡蓝岸嘴出土  

今藏:长沙博物馆

   

  张海军


  长沙窑是中国瓷器釉下多彩的发源地,是瓷器上铜红釉彩的首创地,是以诗、书、画装饰中国瓷器的第一窑,它诗词内容多样,书法不尽相同,绘画题材更是举不胜数,诸如此类已使长沙窑称为唐代书法绘画史的缩影,这其中数绘画题材最为耀眼。经过统计,长沙窑瓷上的绘画题材有花鸟、珍禽走兽、山水人物以及异域风情等,尤以人物画最值得关注。因为人物画是唐代绘画的主流,在山水画体系尚未完全成熟前,它更是唐代社会风尚、历史事件和世俗风情的真实写照。


  中国目前存世的古代画卷虽浩如烟海,然唐人之作极为鲜见。目前虽发现一些当时的洞窟壁画与墓室壁画,但由于材料差异与功用不同等原因,他们无法完全体会唐代架上绘画的真实风格。自唐以来,特别是宋人摹古之风的盛行,虽对保存轶失的画作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但摹绘毕竟是仿制,形虽在,神已失。唐画因此变得更加鱼龙混杂,其真实面貌与风格也就众说纷纭了。因此,我们只能够凭借考古发现来还原唐人的笔法风骨。而长沙窑正是这样一把开启认知的钥匙。她以土为载体,火为工具,将唐代画匠技艺的精髓保留到了今天,更将唐人笔端的造化升华到了极至。据统计,长沙窑器上绘制有唐朝人物画的不足十件,而其中器形最为完整、纹饰最为清晰的则属“七贤人物”诗词罐。


  “须饮三杯万事休,眼前花发四肢柔。不知酒是龙泉剑,吃入肠中别何愁。”这首七言古诗题铭在青瓷罐罐腹的一面,诗题为《七贤第一组》。与题诗相对应的另一面,线描褐色彩绘两人谈玄图一幅。此诗此画是中国瓷器上诗画联袂装饰瓷器的处女作。诗题点明,诗画图文是表现竹林七贤的人物故事。所称“第一组”,按年龄、事迹及对后世的影响,应是写阮籍饮酒谈玄的。诗的前两句写他饮酒时抛却世间万事,放任豪饮,直至喝得眼睛发花,烂醉如泥,支不住,立不起,瘫倒于地,不省人事为止。文献记载,阮籍饮酒常是如此,除了有时为避祸而佯装,多属任性而为。后两句写酒后观照,谓酒纵然是龙泉上的利剑,也切不断,割不掉,更消除不了心灵深处对现实的愁怨。正如古人云:“阮籍心中垒块,故须酒浇之。”阮籍是文学家和思想家,在人生取向上是个独立不羁的士大夫,他对当时的统治者始终心怀抗拒并矢志不与之合作,他对现实希望的破灭,是其心中耿耿于怀的垒块,也是他终生难解的愁怨,这是对阮籍饮酒的诠释,无臧否褒贬之意,只是铭述酒事而已。


  题诗罐另一面的腹部,彩绘了一幅两人谈玄图,凭借诗文内容作观照,是写竹林七贤人士的交往与谈玄。两人中,右边胡须飘逸的老者,风骨傲然,手捧酒樽,坐姿作谈话状,此人自然是阮籍。左边站立者,年龄比阮籍小,身材较魁梧,胸前悬着挂物,此人应是曾任建威参军的刘伶。两位酒神聚首一起论酒谈玄。一老一少,一坐一站,老者在讲,少者在听。既见清谈高论的场景与气氛,也表现出人物的性格神情。画人难画脸,画中两个人物的面部表情细致,栩栩如生,颇见魏晋人物遗风,更见唐朝画家的笔力。


  长沙窑瓷上的绘画无论是描绘手法,还是设色,都表明了长沙窑工匠的绘画技巧已很娴熟,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感。首次将绘画用于瓷器装饰的长沙窑为什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有如此成就呢?这可能得益于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来自于画工们对日常生活的仔细观察,并从中学到了相关的知识;其二,继承前人及当时社会所取得的绘画成就。长沙窑之所以会生产彩绘人物画瓷器,也是适应商品经济迅猛发展以及市民阶层逐渐壮大的需要,在绘画风格上给人清新、活力的感觉。可以说长沙窑瓷上的绘画装饰是具有开拓性的,它的布局、艺术表现手法对宋乃至明清的瓷器制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也丰富了唐代艺术宝库。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11-14 20:30 , Processed in 0.06273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