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

2018-11-17 08: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5| 评论: 0|来自: 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记者 尹玮

  冬天的长沙,是阴冷而潮湿的。在空调、电火炉等家用电器尚不普及的年代,这样的气候让人有些难受。但冬天的长沙不像北方一样萧索。举目望去,香樟、女贞等常绿树种依旧绿意盎然,将城市装点得生机勃勃。

  1979年12月,十年动乱结束后的第一次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在长沙召开。走出火车站的与会人员,感受到的就是一个阴冷潮湿而又充满生机的长沙。其时,延续了多年的严重书荒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但出版业的发展仍面临着编辑队伍建设等一些实际困难。这次座谈会的召开,就是为了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

  在这次座谈会上,时任湖南省出版局局长的胡真提出,地方出版社要“立足本省,面向全国,争取更多的图书进入国际市场”。这一口号的提出,被认为是出版业具有转折意义的大事。“出版湘军”正是沿着“立足湖南,面向全国,走向世界”这条道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迎来了属于它的春天,书写了“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的传奇。

  1 老一代出版人“霸得蛮”

  钟叔河:排除阻力,顶住压力,引领“曾国藩热”

  今年已经87岁高龄的钟叔河,是出版业誉满三湘的大家。不说别的,只说他家里那满满一墙的书柜,和其中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图书,就甚为壮观。钟叔河主编的“走向世界”丛书是其代表作,1987年获得了第一届中国图书奖。他本人也在1993年获得第三届韬奋出版奖。作家萧乾把他和杨德豫、李全安、曹先捷并列,封为“长沙出版界四骑士”。

  这些荣光来之不易。而钟叔河能重返编辑岗位,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事。1979年,钟叔河刚刚平反出狱,彼时一些人还有思想包袱,谁敢用他呢?是胡真,将他调到湖南人民出版社工作。胡真敢于用人,也善于用人。没有他到处招兵买马,起用朱正、江声、杨坚、李冰封、柏原、弘征等专家学者,就没有这些人夜以继日地工作,为读者奉上一道道精神大餐。

  说到胆略和见识,钟叔河不输胡真。在出书的问题上,他有勇有谋,既体现了“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长沙精神,也蕴含着湖南人“霸得蛮”的品格。

  早在1979年的座谈会上,与会代表就讨论了“要想进一步繁荣出版,还要继续解放思想”的问题,但说易行难。1982年,钟叔河参加了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召开的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讨论制定《古籍整理出版规划(1982—1990)》。会上,钟叔河提出将《曾文正公全集》纳入出版规划,一石激起千层浪。曾文正公即曾国藩,后世对他评价不一,当时人们将其视为镇压太平天国的刽子手。这样的反动人物,怎么能出他的全集呢?这俨然是一个出版禁区。

  钟叔河排除阻力,顶住压力,据理力争。古籍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对古籍的整理利用,也应秉持科学扬弃的态度。在钟叔河看来,曾国藩是“旧文化的最后一个集大成者”,是值得研究的。“曾国藩不单纯是一个军事政治人物,他也是一个学者,有很高的文化。他大量研究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做了大量编辑整理的工作。”最后在钟叔河的坚持下,《曾文正公全集》被纳入出版规划中。

  钟叔河的一片苦心没有白费。1985年,唐浩明担任责任编辑的《曾国藩全集:家书》由岳麓书社出版,从此不仅揭开了全集出版的序幕,也引领了持续至今的一股“曾国藩热”。

  2 中生代出版人“吃得苦”

  孙桂均:靠诚意与专业获得霍金著作的独家版权

  2018年3月14日,著名的英国科学家霍金逝世。消息一出,举世震惊,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同样是怀念文章刷爆朋友圈。中国的读者很多从未见过霍金本人,但大多读过,或最少听说过他的代表作《时间简史》。霍金图书中文版的广为流传,少不了“出版湘军”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与付出。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首席编辑孙桂均听到这一噩耗时,难过得流下了泪水。“面对霍金去世的消息,我几度哽咽,脑子一片空白。难以相信,霍金就这么突然走了,他还答应我,要写本《霍金与中国小朋友的通信》……”孙桂均的悲伤是情理之中的事。作为和霍金合作多年的编辑,两人早已结下了不解之缘。

  孙桂均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1984年进入出版社工作。4年后,霍金出版了《时间简史》,在国外引发了轰动。当时霍金在国内的名气还不大,因而该书中文版的出版不太顺利——科普、学术类著作看似高端,但很多时候无利可图。最终,“出版湘军”慧眼识英雄,在1992年出版了中文版《时间简史》,作为“第一推动”丛书的打头阵之作。这套丛书并不为赚钱,而是以“出一流科学家的书,传播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为宗旨的科普类读物。后来扭亏为盈则超出了原先的设想,让更多的国人认识了霍金。

  1999年,霍金修订了《时间简史》。作为霍金著作的第二代责任编辑,孙桂均也正是从这时起,以她的诚意与专业,给这位科学巨匠留下了深刻印象。说来两人远隔天涯,会面的次数并不多。2006年4月,由译者吴忠超引荐,孙桂均才得以首次拜访这位传奇人物。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当孙桂均真正见到霍金时,仍然感到震惊。“这位令无数人崇敬的世界级科学大师,是如此软弱无力,无奈地蜷缩在那张为他特制的金属轮椅中。”正当她思绪万千时,室内忽然飘荡起霍金的问候,那是由特制的语音合成器发出的声音。同时孙桂均注意到,霍金虽然不能说话,却将脸上的肌肉微微向两侧移动——他笑了。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永远定格在孙桂均的记忆里。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与霍金的合作持续多年,深受对方信赖,出版社后来还获得了霍金图书简体中文版的独家版权。孙桂均从霍金图书的成功经验中受到了启发,看似高端的科普与学术著作,只要抓对选题、把握市场,也能做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3 新一代出版人“耐得烦”

  杨阳:“用心做书”让我加入“出版湘军”

  大学毕业前,安徽小伙杨阳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来到长沙工作,会转行成为一名出版人,会与自己幼时的偶像共事。而这一切,真的发生了。湖南文艺出版社在武汉音乐学院的一次校园招聘,从此改变了杨阳的人生轨迹。

  杨阳是学音乐的,从小就练钢琴,离不了曲谱。杨阳的老师给他指定了古典音乐名家的作品作为练习曲目,但并未指定买哪一家出版社的。事实上,这类古典音乐曲谱早已进入公共版权领域,属于大家都能出版的“大路货”,市场上的同类图书很多。对于这类“同题竞争”,要么是打价格战,要么是比谁的质量更好。杨阳是“外貌协会成员”,注意到在价格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湖南文艺出版社的曲谱较之别家的,无论是在封面设计,还是排版、用纸等各方面,都更胜一筹。“这说明了他们是用心做书啊!”自然而然,杨阳就喜欢挑湖南文艺出版社的书买。

  随着年岁渐长,杨阳后来又涉猎吉他曲谱和音乐理论著作,这其中也少不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图书。他在长期的接触过程中,还记住了一位责任编辑的名字——孙佳。孙佳现任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也是杨阳面试时的考官。可想而知,当如雷贯耳的大名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杨阳面前时,他该有多么激动。

  如今,杨阳跟随着前辈的脚步,成为了一名钢琴类图书的编辑。这份工作并不轻松,甚至有些枯燥。简谱就是一堆阿拉伯数字的集成,五线谱则像“蝌蚪开会”,看多了难免眼花。而且曲谱的输入、排版都要比文字麻烦。总而言之,这份工作十分讲究耐心。杨阳记得,他的偶像靠“用心做书”征服了年幼的自己,自己又靠什么去吸引新一代读者呢?答案还是那朴实无华的四个字——用心做书。

  “出版湘军”稳居省域书业第一方阵

  根据新闻出版总署今年10月编发的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书业(统计口径为全国新华书店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出版物纯销售额909.35亿元,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书业年度销售额新高;出版物纯销量达72.8亿册,创下本世纪以来中国书业年度销量新高。稍显可惜的是,时隔2年后,省域书业龙头再次易主,湖南以66.66亿元、全国占比7.33%的成绩屈居亚军。

  中国书业由中央书业和省域书业两大板块组成。省域书业部分,江苏曾占据第一的宝座长达13年。湖南则由跟随者到赶超者,再到引领者,一步一个脚印,不断发展壮大——2010年以前,湖南一直在全国第6、7位之间徘徊,2010年升至第4位,2011年升至第3位,2012年升至第2位,2015年超过江苏,不仅居省域书业之冠,相关数据也超过了中央书业(包括200多家中央级出版社和新华书店总店等中央级发行单位)。

  省域书业,特别是第一集团的竞争,一直十分激烈。从2013年至2017年,前5名的排序每年都在发生变动,但总是苏浙鲁湘川这5家。2017年,湖南出现销售下滑的趋势,被浙江赶超。不过业界认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有时销售下降当属正常,此前,湖南对手浙江以及省域书业大咖江苏、山东都曾有过年度销售下降的经历。”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湖南省新华书店有限责任公司在2017年全国出版集团、全国发行集团总体经济规模的排名中,分别排名第3名,均领先于浙江。“因此,可以说浙江、湖南两强相争,势均力敌。”

  “出版湘军”数据

  2012年 销售额55.07亿元 第2名

  2013年 销售额57.96亿元 第2名

  2014年 销售额62.74亿元 第2名

  2015年 销售额69.14亿元 第1名

  2016年 销售额76.04亿元 第1名

  2017年 销售额66.66亿元 第2名

  “出版湘军”的口号

  1.立足湖南,面向全国,走向世界 (1979年)

  2.多出好书,快出好书,尽快把好书送到需要

  它的读者手中(1985年)

  3.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1995年)

  4.出版多劲旅,无湘不成军 (2000年)

  5.品牌立市,品牌立社,品牌立人(2003年)

  6.多介质传承文明,全流程创造价值(2010年)

  7.在浏览的时代,我们提供阅读(2011年)

  8.催生创造,致力分享(2018年)

  黄泥街走出众多民营“书老板”

  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经济已成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在出版业,除了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样的国有文化企业在发展壮大外,民营的出版传媒企业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

  2018年5月10日,第十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名单在深圳发布。来自长沙的天舟文化第一次申报,就以其社会效益表现比较突出、成长性较好、业态创新上有独到做法而获得提名,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早在2010年,天舟文化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成为“中国民营出版传媒第一股”,还曾两次获得中国政府出版奖。种种殊荣,不胜枚举。

  天舟文化的成长,与长沙黄泥街书市(今定王台书市的前身)有着密切关系。过去的图书发行,主要依靠新华书店系统,被称为“主渠道”。后来像黄泥街书市这样的民营发行渠道崛起,则被称为“二渠道”。1984年,肖志鸿来到黄泥街,从此与书结缘。彼时的黄泥街书市,已经跻身“全国四大书市”的行列。肖志鸿在此积累了丰富的图书营销经验。2003年,他创办了天舟文化,将目光瞄准了教辅和青少年读物,推出了《红魔英语》等产品。这一领域发展十分迅猛,天舟文化也得以迅速发展壮大。

  肖志鸿是从黄泥街书市走出来的众多“书老板”中的佼佼者。他们从最早的个体户起步,有的发展为弘道书店这样的大型连锁书店,有的向选题策划、装帧设计等上游编辑环节延伸,成长为天舟文化这样的出版传媒企业。如今,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出版湘军”的一支重要力量。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12-16 23:49 , Processed in 0.06553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