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湖湘文化网(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会官方网站)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宗教信仰 > 正文

佛教胜地大乘山

时间:2017-03-19 14:13 来源:湖湘文化网 作者:李新吾 李志勇 李 阅读:
名山佛缘
大乘山,一看就是个与佛有缘的名字。它屹立在千里梅山腹地,衔南岳,锁资江,依五岭而瞰洞庭,蚩尤曾凭以挥师,神禹因望而却步。星移斗转,松涛依旧;人去人来,泉鸣常新。只缘苗汉谋融合,终与佛家结善缘。
怎样成佛?禅宗六祖慧能和尚认为:佛即顿悟。他老人家在达摩老祖座下修了几十年行,终日在一边烧火弄灶一边憧憬着菩提之树、明镜之台。有一天,他突然“顿悟”,竟张口念出了一首五言偈子,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边就登上祖师宝座,到处去收徒讲课了。
又过了几十年,他老人家的徒弟怀让和尚在南岳衡山的福严寺立派开宗,其弟子颖然跑到宁乡西部的大沩山建了座密印禅寺,是为沩仰宗。这个大沩山的西麓,有个飞霜崖,是梅山蛮峒“左甲首领苞汉阳”的墓地。在当时,蚩尤嫡裔所居的“梅山蛮峒”仍是独立于中国历代封建版图之外、 “不与中国通”的“国中之国”,苞汉阳就是在与长沙马楚王朝的边界战争中以身殉职的。他的子孙去祭祖扫墓,常去寺中讨水喝,这便启肇了梅山与佛结缘之因。
北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王安石改革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急需政绩来反击保守派的围攻,于是便筹划了“开梅山”。宋代的军事管理体制叫“兵不认将、将不专兵”,而且主将多用文官担任,开梅山的主将就由年轻气盛的书生章惇掌印。章惇既不了解自己所率兵马的战斗力,更不知道梅山峒蛮的实际情况,冒冒失失地只管进兵,结果泗里河一战,所率三路大军被梅山峒丁打得满地找牙;他自己逃到大沩山时饿得要命,只好向颖然和尚讨斋饭吃。颖然告诉他,梅山蛮人不能打,只能和。他就请颖然带人进梅山讲和。颖然着人担了几包梅山最稀缺的盐,先到飞霜崖(今涟源市伏口镇一带)找苞汉阳的孙子、接“左甲首领”任的符三。符三是老熟人了,自然一和就成。然后他跑到蚩尤的纪念地枫神山(今涟源市三甲镇与冷水江市铎山镇的界山),想找梅山的总首领“峒主苏甘”,由于不通方言,找不到苏甘不好交差,他就天天在枫神山旁的花山脚下(今冷水江市铎山镇新台村)坐地念经,在当地留下一句至今传颂的俗语叫:“老和尚念经,看牛吉几听(读tiang,现代汉语中无此读音),听嗯(不)懂,把手摇(读yang,烊)。”这样拖了一两个月,神宗皇帝也着了急,另派湖南的转运判官蔡烨来主持讲和。蔡烨则调了熟知土俗梅风的武冈知县郭祥正上来当主要助手,很快就和苏甘达成和议,在上下梅山设置了新化、安化两个大县。
这一下可让章惇丢了大脸。但问题也出在这里:章惇的脸可以丢,但章惇所隶属的改革派之脸可不能丢,否则就会有导致刚刚推行的新政全盘失败的可能。结果是王安石做主,淡化蔡、郭而强化颖然和尚之功,让章惇回朝大奏凯歌。章惇反败为胜,当然更感激颖然和尚,不仅设法免除了密印禅寺的上交“助役”钱粮,而且将其规格提升为十方丛林。这一升格,使密印禅寺获得了颁发度牒的权力。颖然和尚喜出望外之余,很聪明又很不失时机地利用并充分发挥了这个大权,在新开化的梅山各重要地区大建子孙庙,使佛教文化乘借官方势头,轰轰烈烈地跨入了沅湘之间这片全新的土地。
而这跨入的步骤,也是颇为讲究。
故老相传,一个地方的风水命脉,全在河道。梅山的命脉,当然就是贯穿其中的资水河道。资水从广西资源县发源,成大“S”型北入洞庭,其间邵阳市以上的上游成东北流向,流到梅山东南部的新邵小南山突然转向西奔,进到西北的大熊山南脚被九龙山一挡,它又再掉头直奔东北,过了马迹塘,其下游经益阳后才拖拖拉拉地淌过临资口进入洞庭。梅山归化以后,官方为了控制并抵消苏甘家族的势力,以苏氏家族聚居的大熊山和枫神山的山尖为东西两端,中间依山势拉一条浅弧线,把梅山一分为二,然后把政治中心西移到大熊山区,在其南麓的白溪何家山设置新化县衙,北麓的梅城镇设置安化县衙。资水则在新化全境成西东走向,到安化再成东西走向,长度则基本相当。
颖然和尚的聪明,就体现在他对子孙庙的选址,极具战略眼光。他并不特别忌讳官场险恶和尘世喧嚣,而是着重考虑子孙的衣食来源。他先在大熊山区、也即新、安两县的县城附近安营,将神宗皇帝的“熙宁”年号也一分为二,新化建“承熙”寺,安化建“启宁”寺,以体现他的官方背景。接着又跑到苏甘居住的土主山扎寨,在其北建观音寺,其南则建广福寺,自然更寄托了一片居心。
 
顿悟成“福”

观音、广福两寺的定名、选址,可真就颇费了一番周折。因为在花山坐地念经两个月无人答理的狼狈状,实在让颖然大和尚刻骨铭心。佛光洒不进土主山,实在无以凸显自己“和梅山”之功。
由于族群、地域、风俗、语言等多方独特制约因素,梅山峒区社会发展比山外大概要慢2000年左右。也就是说,此时的梅山社会结构,还停滞在蚩尤北伐时期的父系氏族社会早期阶段,以女性为主的母系家庭,还占有很大的比重(迟至今日,民间还认为舅舅可以定生死,《和娘娘》则仍是最隆重的法事!)。此外,近200年来与山外世界的资源争夺,又损失了大量男丁。这些因素促成的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价值核心,就是希望人丁繁衍,“发子发孙”。这应该是梅山人不能接受和尚“禁欲戒色”作派的根本原因。为了选址,颖然在以土主山为中心的“九岭十八坡”做了几个月的实地踏勘,可能还亲历亲闻了各地巫师主持的以向蚩尤老祖求子为主题、以男欢女爱为主要内容的《椎牛》、《和娘娘》等法事,苦苦思索之余,终于也来了一次慧能式的“顿悟”:即“偷梁换柱”以“投其所好”。梅山方言中“佛”“福”同音;梅山人的图腾蛇和鸡即中原人的龙和凤。龙凤既代表阴阳,也代表男女,画成图样,正可以组成一个“福”字。他立即找人雕刻了一个由龙凤组合而成“福”字木雕(此纹饰至今还能在苏、张、邹、余等土著姓氏的老宅门上见到,俗称“福字吞口”。附图纹样选自土主山苏氏老宅),选了个好日子,就直奔土主山,登门拜访苏甘的老母亲。
归化后的苏甘虽只是区区一个县官,但在人们心目中他仍贵为“峒主”,且还是个唯母命是从的大孝子,说服他老母亲认可当然是首选。据传,颖然对老太太只是说了一个梦,说梦中观世音菩萨带他到枫神山拜见蚩尤老祖。老祖说了四句话:梅山开化,我民托福。龙凤同翔,福泽万世。然后就与观世音菩萨一起升空,化成一龙一凤,结成了遮天盖地一个大“福”字,命我将这福字塑成图样,做为见你的凭信。老太太就问观世音菩萨是干什么的?颖然说观世音菩萨是赵宋官家的“送子娘娘”,当然也就是官家之福(佛)!老太太当然非常高兴,连念了几句“我民托福(“阿弥陀佛”的谐音)”,又问颖然有什么要求。颖然说要讨两块地,一块是枫神山旁边的花山,要建一座“送子观音寺”,专为苏氏族人送子送福;一块是河南西(方音读Jiu,九)山脚下的球溪,要建一座供养“九子观音”的“广福寺”,为全梅山23姓族人送子送福。这话说得老太太心花怒放,当即叫苏甘来带领颖然去圈地。
选这两块土地,再次印证了颖然的厉害。之所以选花山,其一当然是讨好苏老太太,其二则为了找回自己的面子。这还算不了什么。选球溪,他可真是为佛门弟子选了块福地!
说是福地,山青水秀、鸟兽熙融尚为其次。前面说过,资水是梅山的命脉。它从东南进入梅山,如果说小南山口是梅山的嘴巴,西嘴山和东嘴山之间的岣嵝(梅山口语中读成“猪楼”)门石硖,则是梅山的咽喉。球溪便在这咽喉之下,既是梅山峒区第一个大平埧,也是最大的码头,其地位相当于总领全梅山峒之纲的心脏。峒主直接掌管的九岭十八坡,实际上是全峒的冶铁、挖煤、制陶基地。每年五月涨起端午水之后到十月旱季来临之前,滩多水急的资水便可以行船。峒丁们就在球溪和斜对岸的麻溪两个码头上打造出一批独特的毛板船(一种一次性简易船,到达目的地后即拆散做木材使用或干脆当柴烧。归化后梅山人驾此船开辟了汉口宝庆码头,直到1958年柘溪电站切断了河道,此船才退出历史舞台),然后满载各种兵器、农具、煤炭和陶瓷器皿,送往所属各溪峒。
颖然和尚看中的,首先就是它的发运码头地位。而为了扩大影响,他的头一个举措就是起名或利用谐音改地名。东嘴山名源于大洪水传说,说是当时到处是水,只有这座山还在水面上露出来针嘴大一点山尖,所以人称针嘴山。“针嘴”当地人念成“金九”,后来又讹变成“东嘴”;于是与东嘴山隔河相对的大山就对应成了“西嘴山”。颖然从观音道场前面的“紫竹林”借来一个“竹”字,改“东嘴山”为“金竹山”。西嘴山脚建“广福寺”,这“福”本就脱胎于“佛”;寺前修一座石拱桥,即命名为“履福桥”(此名至今沿用。今当地的里福村和里福居委会名称也源于桥名);寺后西嘴山的主峰叫“大垴上”,就套用它现成的“大”字改成“大乘山”;“大乘”本是梵语音译,“乘”意为“载”,“大乘”则是说能运载众多的人渡过苦海到达彼岸。这3个名字串起来,是说不管来多少人,只要是过了桥就踏上了福地,烧了香皈依了佛,就能登“大乘”飞身“广大极乐福(佛)境”。
这招果然管用。广福寺一建,马上就香火通行,鼎盛期据说仅“挂单”的和尚就达到400以上,远远超过密印寺。它源于南岳更胜似南岳,一度号称“湖湘第二道场”,俨然又是一座十方丛林了。
 
福光普照
众所周知,宋朝崇尚的主流宗教是道教,宋徽宗就曾自称“教主道君皇帝”。新开化的土地成为佛家的“福地”,更何况这福地原有的“梅山教”本就是道教的祖源之一;这于道教徒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五十年以后,邵阳的一个叫张景华的道士,便自称是龙虎山张真人嫡裔,向宋徽宗上表称新化文斤山有个晋代的隐修道士文斤显灵,请求赏赐封号。这恰巧于徽宗又是正中下怀,徽宗真还立马就封了文斤为“真人”,也就算请到了“皇封”。于是张景华就以文斤山为基地,名正言顺地从西南向东北梅山各溪峒扩展势力,一生中竟扩建了80多座子孙观殿,与颖然和尚唱起了世代相传的对台戏。
这台戏的主要舞台,当然是球溪福地。这福地经过香客们百十年的供养,已发展成梅山上首数一数二的大市镇。由于其中心位置已被占去,道士们便采用上压下挤之法,上在大乘山系的主峰盖了一座祖师殿,大乘山顶则修起一座南岳圣帝殿;下在广福寺对岸建起一座崇德观,土主山建起一座东岳庙。观殿的道士们则还兼修土著的梅山巫教。为便于和梅山教徒套近乎,道士们特意套用生活中梅山人多为汉人女婿(“梅山蛮”掠潭、邵、鼎等地,除夺取食盐布料,还有个重要目的是抢女人回来做老婆)的现实,把敕文“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中的“急急”人格化为老子的女儿,嫁给了“梅山祖师翻坛倒峒张五郎”。这样,梅山祖师便成了道教祖师的女婿,二教合一也是名正言顺。梅山教徒也不甘寂寞,他们把山脚易、段、周、张等八大姓氏的“家主”“地主”之神都“请”到山上当寨主,合力伐竹割茅,在圣帝殿与广福寺之间、大乘山最美的“水晶阁”瀑布旁边,为八大寨主盖了一座“寨主公公庙”。这样子过得几代,果然就把佛家的香火分出去了八九成。颖然的有些熬不了清苦的子弟们,不得不当起了“叫夜和尚”,也学一些画符度煞的技艺,走出山门,从巫道合一的道士们牙缝中捡一些剩余香火来走一走。要不是后来和尚出身的朱元璋当了皇帝,命各县都设“道会司”“僧会司”来协调关系,这些弟子恐怕就只能像正一道士一样娶妻生子,佛门才会再见到小和尚了。
公元1987年5月间,湖南省作家协会莫应丰等4位作家慕名前来寻访大乘山。为了尽情领略“福”光,4人先登周边香炉山、盘古寨和贺家岭3大名山做铺垫,后游茶花溪、岣嵝门、飞来石诸著名景区调心身,再从沙塘湾驾一叶扁舟溯麻溪、球溪以求中心突破。不料过得履福桥来,眼前竟是一座号称“湖南第三”的现代化氮肥厂!向厂里的人打听,厂里人则茫然不知“广福寺”为何物。再到河边寻“崇德观”,渡船老艄说早在辛未年就被大水推进了洞庭湖,只有圣帝殿还在。于是爬山。爬上山来,确实圣帝殿“还在”,但非老殿,而是民国二十八年乡人重修的三开间木板屋,如今做了大乘山林场的场部。场部牌子挂在门外,门内则设了一长神案,神案上供了南岳圣帝为主的一溜圣像。侍奉圣像的是一位兼任林场炊事员的老尼姑,自称为山下广福寺最后一名有度牒的佛门弟子,俗家姓苏名正莲,则是正宗的“梅山峒主苏甘”后裔。
汉化后的梅王嫡裔成为佛门弟子占道观修行,恐怕当初的苏甘、颖然和张景华都是始料未及。这里头藏有某种令人敬畏的东西,构成了大乘山今天的特色。这正如山间的风物。岚色东来,资水西去;松嘶竹啸,泉涧叮咚;山川依旧而物是人非。球溪、麻溪汇资江,资江、湘江入洞庭;洞庭、鄱阳灌长江,长江、黄河归大海。这是地势所驱,非人力可以改移。而近年间,更有好事者在工厂旁边重修广福寺,再塑张五郎,且赋予“福”字以更新的含义,蔚然成一种全新的文化现象;究其源流,恐怕也仍未逸出“天道循环”之律呵。
唯愿福光普照,“我民托福”。
(作者单位:冷水江市文联)【录自2008年10月出版的《湖湘文化研究与交流》2008年第3期总第5期】

(责任编辑:周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